股票代碼:300321
您的位置:
妥善應對美國挑起的中美貿易戰(三)
來源:網絡 | 作者:pro7b331e | 發布時間: 2019-11-15 | 38 次瀏覽 | 分享到:

2.從長遠和根本上說,中美沖突一定會有的

  1971年10月20日,毛澤東與周恩來、葉劍英討論中美關系時說:“美國是‘計算機的國家’,他們是算好了的。”1975年12月2日,毛澤東會見美國總統福特,在福特說要使全世界都相信中美兩國關系良好時說:“慢慢來。”當福特說打算在明年后改善雙邊關系時,毛澤東說:“那好。希望以后兩國友好。我們沖突一定是有的,因為我們中國和美國兩國的社會制度不同,意識形態不同。”

  毛澤東為什么說希望中美友好,但中美沖突一定是有的呢?

  (1)中美合作共贏關系中的中方原有物質資源和發展方式的紅利已相對匱乏。我國原有的物質資源主要指土地資源、各種物質資源、城鄉居民存款再貸出資源、環境資源、市場資源、廉價勞動力資源等;我國原有的發展方式主要指高投入、低產出的粗放型發展方式。美國立國的文化和哲學最深厚的基礎可能就是杜威的實用主義。以上六個資源豐厚時,外資到我國來賺錢容易,以上六個資源相對匱乏時,創新是我國唯一出路并下決心創新之時,美國還會與我們合作共贏嗎?前不久,基辛格在北京訪問期間的最后一次晚宴上說:中美關系再也回不到過去了,要重新定位。基辛格在這里用婉轉的方式道出了他的真心話,此結論異常重要,不可忽視。這與其前幾年所說“當今的國際體系正在經歷四百年來未有之大變局”的思想是一致的。筆者揣測,基辛格提出此判斷,其主要依據可能就是中國原有的物質資源和發展方式的紅利基本上已被釋放,美國將會“與時俱進”,企圖采用新的辦法在我國繼續獲取豐厚的利潤。比如,擠壓我國金融和互聯網的無度開放,打壓我國高科技產業和高端制造業的正常發展等。這也就是說,改革開放40年以來我國與美國合作共贏的原有方式、辦法已經很難維持。

  (2)美國國內經濟問題嚴重。2008年以來,美國基礎貨幣發行量從8000多億美元增加到現在的四萬億美元。2019年2月12日,美國財政部稱,美國未償公共債務總額已達22.01萬億之多。美國總債務為130多萬億美元。美國80%以上的財富來自以金融為核心的服務業,全國從事實業的人口不到20%,美國成為債臺高筑的雙赤字國家。美國每年僅支付利息就有1萬多億美元,幾乎等于中國政府一年的財政收入。這是典型的金融帝國主義國家長期積淀的根本性特征。冷暖自知的美國帝國主義,已呈現捉襟見肘的難過之態。美國國內困難越多,美國當局就必然會越加快步伐,采取種種手段把困難向其他國家和地區轉移。

  (3)美國對我國實施和平演變企圖進一步破滅。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之后,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堂堂正正向世界宣布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道路、理論、制度和文化這“四個自信”,這也導致美國當局企圖對我國進行和平演變希望的破滅,并加緊對我國更多地采取強硬的手段。

  (4)我國經濟高速發展40年,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但有不少深層次問題凸顯,美國想對我國“半渡而擊”。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說:“在中國這樣一個擁有13億多人口的國家深化改革,絕非易事。中國改革經過30多年,已進入深水區,可以說,容易的、皆大歡喜的改革已經完成了,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難啃的硬骨頭。”也就是說,我國正在涉渡改革之河的深水區,美國當局恰擇其時,果斷出手,企圖強逼我從經濟、政治、文化和對外政策等方面全面實行符合他們利益的所謂的“改革”,即放棄黨的領導、改變我國的社會主義制度。

  (5)意識形態和社會制度的根本不同。1959年10月1日,毛澤東在會見來訪的赫魯曉夫時,赫魯曉夫說:“這次我們到美國去,感覺美國很怕中國。”毛澤東回答:“它怕的不是今天的中國,而是明天的中國。”1960年1月17日,毛澤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說:“帝國主義的策略是可以靈活運用的,它的本性是不能改變的,這是從資產階級的本性不能改變而來的。只要有資產階級存在,戰爭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一個時期,一個相當時期能夠避免,這是可能的。”1989年9月4日,在經歷“六四”政治風波之后,鄧小平在與幾位中央負責同志談話時說:“帝國主義肯定想要社會主義國家變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成功本身,就是對美國資本主義制度與價值觀的嚴峻挑戰。美國在貿易談判中特別強調中國的“結構性改革”,他們所說的“結構性改革”本質上一是要我國放棄社會主義道路,二是放棄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從眼前和局部看,我們與美國有不少利益交匯點,尤其是經濟貿易往來相互額度占比高;但從根本和長遠看,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道路、理論體系、制度和文化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理論體系、制度和文化是根本對立的。我們很希望中美友好,但中美沖突一定會有。

  (6)即使中國搞資本主義,美國也不希望中國發展強大。美國當局直接喊出“讓美國再次偉大”,從另外一面看,就是企圖使別國其中包括我國永遠處于從屬甚至附庸的位置。第一、二次世界大戰就是在資本主義營壘內先打起來的。對于社會主義的中國,美國能讓你“和平崛起”嗎?

  當今中美貿易戰恰如當年的抗美援朝戰爭,是社會主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躲不開、繞不過、不得不應對的根本性沖突。由于我國應對得當,同時由于美國困難確實繁多,在具有共同利益的領域和問題上可以達成共識,并使雙方共贏。但在一些關鍵性問題上,中美之間往往針鋒相對。對我國來說,從一定意義上講,當前正在進行的中美貿易戰是一場遭遇戰,同時也必將是一場持久戰。這是與當年時間不太長的抗美援朝戰爭的不同之處。中美貿易戰這場持久戰如同行進在“風景”奇異的山陰道上,此時會山窮水盡,彼時又會柳暗花明,接著還可能是狂風驟雨等,各種可能甚至是難以預料的情況會應接不暇。對各種可能出現的情況,我們都應有相應的充分準備。

6加1开奖号码是多少